当前位置:首页 >> 设计

br肖璇说

2020-01-22 09:02:47  胶南汽车网


肖璇说,不行,手里也没有多少钱,做了按揭,没有钱还要还债,过得紧巴巴的,真是自讨苦吃,平时也不去住,真的暑假寒假星期天去度假呀。

丈夫说,那就不买了。

肖璇说,不买,不买也不行。看看,你都四十岁了,还没有自己的窝,总在这里漂着,很难过。

丈夫说,那你说怎么办?要么到你老家去盖,那里的房子便宜。

肖璇说,我不想去。我对那里没有好印象,看见那个大队书记就不爽,贪官一个。耀武扬威的。我父母在那,我才去的,父母一去世,我就和那里断了一切瓜葛。我不喜欢那里。

丈夫说,要么,在路边买吧,靠近县城,那里很快就发展起来了。

肖璇说,我买房子是为了享受的,我不能买了放在那里等。不能在那里买。

丈夫说,那还真难了。

肖璇说,没钱自然难,我们亲戚里就没有一个能帮忙的。你妈,我一说要买房子,她就说,一分钱也没有,就知道用我们的。

丈夫不说话。

肖璇叹了一口气说,没有办法,没钱就小气。有钱好做人。我平时傻惯了,乍乍过那样的紧日子,我真的不习惯。

丈夫说,算了,不说了,想办法苦钱吧。

肖璇说,哪里去苦呀?现在金融危机,大姐他们都在家里守穷呢。

丈夫说,现在生意难做了。一做就赔本,还不如歇着。

肖璇说,你又说空话,不去试试,你知道什么攒钱,什么赔钱,一点魄力没有。

丈夫说,不是没有钱吗?自然怕赔。

肖璇说,现找一样做起来再说,不要光说不做。嘴打锣舌打鼓的,说了有十年了,什么也没有做成。一要做,你妈就反对,她就相信神呀鬼的,那些人说的话,对她比什么都灵。

丈夫说,行。你戴上帽子,我们出去找房子租。

肖璇戴上帽子,从屋里出来。





中午,在姑姑家吃饭。一桌的人。

肖璇说,姑姑,我想买房子。

姑姑眼睛一闪亮,说,好啊,能买了。现在金融危机,房价下跌,是时候了,能下手了。

肖璇说,姑,什么时候跌了。没跌什么,还是贵。我去看了,还是买不起。我去看了新韵广场,三楼还是二千四,还是买不起。

对面的妹夫眼睛也亮了一下,说,大姐,你怎么不和我说?我认识那里的人,我可以替你打招呼。

肖璇有了精气神,说,真的?那你替我说说。

妹夫说,新韵广场的楼盘不错,价位也好。

肖璇说,好楼层没有了,只有五楼了。五楼,老人怎么爬?而且太小了,只有95平方。

妹夫说,要说县城,户型最好的是水都了,很漂亮,结构也好,质量也是上乘的。华擎的楼盘也不错,就是价位高。

肖璇说,那里可是抢不过来,已经没有什么楼盘了,你去了那里售楼 好像没看到你一样,爱理不理的,这边却很热情。

妹夫说,大姐,你要买就买华擎的,水都的,千万不要买月亮居的,那里的户型最差了,结构也不好。

肖璇说,月亮居的价位很适中,优惠也很多的,政府补贴百分之六十五,不少了。

妹夫说,那里不好,卖不出去才这样的,你千万不要买。

肖璇说,我还没有去看。

妹夫说,要不,大姐,你家盖,在农村9万,我就给你盖好了。

肖璇说,我在农村盖干什么?我住了单位这么长时间的破房子,好容易,住上不漏雨的房子了。我自己挣钱,不想买个房子享受一下呀,人到这个世上,可不是都来受苦的。我的苦已经受得够多了。

妹夫说,要么,大姐,你到我们镇上买,我家旁边,两间上下,16万,再买一辆车子,不就有房有车了吗?

肖璇说,我把房子买在那里,能干什么呢。我每周到那里去住吗?也不是闹市区,住在那里干嘛呢。

妹夫说,实在不行,你还是在县城买吧。

肖璇苦笑,说,钱不够呀。要还十五年的债,我算了,等到儿子大学毕业,债就还完了。那时儿子没出息就算了,要是在外面,又要买房子,我哪里有钱贴呀,还有娶媳妇。哎,女孩子就没有这个麻烦了,能贴就贴,不能贴就算了。男孩子不行呀。

姑姑在那里笑了,说,潇潇,像你这样想,日子可就不要过了。

肖璇也笑,说,不能不现考虑着呀。我们结婚的时候,婆婆还笑后面一家给儿子结婚,窗帘都用小块的。我说,人家可是三个儿子,你一个儿子就坐在锅前哭了,人家能把三个儿子带上媳妇,多不容易。你以为你比人家强,你要是三个儿子,还不知道怎样呢,还笑人家。我看人家就很有本事。婆婆被我说不吱声了。

姑姑笑说,潇潇,慢慢过吧,别想了。



星期天回家。

丈夫骑着电动车,肖璇坐在后面。

丈夫从马路上拐了一个弯,骑到白杨阴浓的乡下水泥路的时候,丈夫说,走里面,还是走外面。

肖璇说,随便你。

丈夫说,那就走里面。

丈夫的车拐进了村子里面。

一座高大的宽宽的楼房矗立在面前,只是一个雏形,没有装修。

丈夫说,谁家的房子,这样宽。

肖璇没有说话。

丈夫说,这个房子真大,在县城得要多少钱。

肖璇还是没有说话

她在心里说,他家在县城就买不起了。

心里还是很艳羡这样大的房子。可是自己不能把房子盖在乡下。

丈夫说,在乡下盖房子也挺好的。

肖璇还是没有说话。

丈夫说,我们就在外婆家盖一座房子吧,说不上能够增值。

肖璇还是不吱声。

丈夫说,潇潇,你今天心情不好?

肖璇说,我不想说话。

丈夫说,你一向不是话很多吗?

肖璇说,你不要烦我,我今天真的不想说话。

丈夫说,潇潇,今天怎么了,忽然就不高兴了。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肖璇说,买不起房子,有什么好高兴的?

丈夫笑笑,说,在乡下,那样的房子,我们不是也盖得起吗?

肖璇说,你废话,你不能搬到农村来种地吗?

丈夫说,潇潇,你今天究竟怎么了?本来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跟天似的,说变就变了。

肖璇说,你今天废话怎么那么多,你让我静静好不好?

丈夫说,我今天偏偏心情特别好。

肖璇说,那好,我下来,你一个人说去,不知怎么那么多的废话。

肖璇说着,就真从车子上跳下来了,也不顾会跌着。

丈夫吓了一跳,说,潇潇,你不要命啦,会跌着的。

肖璇气冲冲说,不用你问。

丈夫心情也不好起来。下了车,站在那里说,我今天不想来的,你硬要我来,你要是看见我不爽,我就不去外婆家了,你一个人去,省得看见我生气。

肖璇一句话也不说,在前面快步走着,中午的阳光晒在人身上,很燥热,肖璇的脸上流着眼泪。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流泪。

丈夫没有真的离开,他拖着车子在后面走,他心里是这样莫名其妙。好好的,潇潇就生气了,生气总要有原因吧。敢情又是这个倒霉的房子问题,看见人家这个高大轩敞的房子受了刺激了。

丈夫不知道。

这个房子是谁家的,结婚十年了,一向喳喳的肖璇,有时候,嘴是多么的紧呀。

肖璇想起头发花白的母亲,长年生病的父亲,自己竟然不能给他们这样好的居住环境,在瀑布一样的太阳下,她的眼泪也像瀑布,奔流着,一泻而下。

共 291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浮生艰难,这是很现实的社会现象,房子往往是一个普通家庭终其一生追求的目标,小说以房子为题,摘取一个普通家庭的生活片段,围绕房子拓展开去,以小见大,描写了普通百姓的真实生活,于细微之处撞响黄钟大吕,读来让人掩卷深思。【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09-06-0 17:51:50 小说写出了草根们生活的处境。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生物谷灯盏花企业介绍
九江治疗男科方法
糖化血红蛋白检测仪
友情链接